个人信息

暝汐月

Author:暝汐月
马甲:夜月人形、月月、阿夜、阿月、腐月、废柴月、败家娘、MADAO月、哒月、MikiYumeka、AKIKO......(不断加中......orz)
生日:12.06

鄙人乃纯天然极品废柴,哒到天地动容
对毛茸茸的狗尾巴、猫尾巴和浮捏浮捏的肉垫垫有着近乎执着的热爱
萌物推倒会荣誉会员
伪文学青年一只
长期致力于人类和谐发展和金钱的辨证关系领域【喂】
最近有向社会攻【你没看错字!真的!捂脸】害发展的优秀潜质

联系方式:S星球皇后街第M号
有事请Q我:379045551
MSN:chevalierzero@hotmail.com

我的翻唱主页囧

废柴的废柴音,如上,慎入囧

【主CP】

6927、8059、DH、A3、田花、滨泉、土银、Rai×Konoe、SHIKI×AKIRA、苍红

【最想推倒的声音】

(注意哦,我没写错哦,是声音哦,我没写声优哦,不许看错哦 == 我说真的哦): 宫野真守、樱井孝宏、杉山纪彰、岸尾だいすけ、浪川大辅、松风雅也、铃村健一、神谷浩史、十谷耕史、鸟海浩辅

【最想被这些声音推倒 ̄▽ ̄b】

杉田智和、三木真一郎、井上和彦、中原茂、森川智之、子安武人、小西克幸、中井和哉

【关于那些音乐】

天門/久石让/川静宪次/岩崎琢/菅野洋子/梶浦由记/池赖广/高濑一矢/中泽伴行/折户伸治/麻枝准/户越まごめ/泽野弘之/石元丈晴/田俊郎/ KOKIA/新居邵乃/ぃとぅなこ/Crystal Kay/霜月はゐか/河井英里/坂本真绫/岛宫ぇぃ子/天野月子/ORIGA/RURUTIA/元千岁/YUI/倉木麻衣/浜崎あゆみ/安室奈美惠/Yucca/ANZA/Lia/南里侑香/sNoW/鬼束千寻/Olivia/土屋アンナ/恩雅 /SEAMO/Gackt /姬神/UVERworld/少年カミカゼ/树海/SunSet Swish/redballoon/HIGH and MIGHTY COLOR/Sound Horizon/L'Arc~en~Ciel/abingdon boys school/SPITZ/KYO

留言板


Free shoutbox @ ShoutMix

music

最近の記事

文章分类

最近の评论

月別アーカイブ

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
这个是充满爱的旧博

欢迎参观废柴月的暗历史=v=

No.1

No.2
No.3

自家的LOGO们欢迎链接

here and there

Link

ブログ内検索

RSSフィード

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离殇

写下这段文字,我哭了很久,以后想起,也会落泪。刻骨铭心,大抵是这种感觉。

阳阳,谢谢你,对不起,还有,我们都爱你。

3月16日
爸爸说你吐了,我还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。你不吃东西了,不论是狗粮还是你最爱吃的肉肉,我们以为你只是胃口不好。你无精打采地睡在小窝里,我们叫你,你不理睬我们,平时,你总是屁颠屁颠地跑过来的。
爸爸说,你的尿黄了点,担心是不是狗粮不好,我当时想你平时的尿尿都是很黄的,不知道爸爸说的黄和平时相比是怎么样的。晚上,我帮你收拾的时候,愣了愣,确实很黄,嗯,应该说有些像锈迹的橘黄,我担心你,他们说,也许是发炎了。你还是不吃东西,妈妈给你煮了两个鸡蛋,我们知道你喜欢吃蛋黄的,妈妈在蛋黄里放了消炎药,喂你,可你不张嘴,还把食物拱到了一边。我们想,也许你明天胃口就好了。
晚上,你总是来敲我的门,进进出出,可你明明这么没有精神了,我帮你开了暖气,你在我脚边,睡了会,又出去。我睡觉的时候,你又来我的房间,在床边昂着脑袋,呼吸似乎不顺,我摸摸你,也许你身体真的很不舒服。
现在想起来,也许是你想珍惜和我在一起的每一刻,也许那也是你最后有气力撒娇的方式。

3月17日
早上,听到爸爸说你的尿似乎像血,我没看到,但有些吃惊。妈妈给你买了酸奶,拿吸瓶灌了水,溶了消炎药,喂你吃,再喂你喝酸奶。你一直躺在窝里,很少走出来了。
16点多,我看到你哆哆嗦嗦地起身去尿尿,帮你去收拾,进了厕所,我吓住了,报纸上的尿真的像血一样的红啊,我紧跑进房间给妈妈打电话,我觉得自己说话都在抖,最后带着哭腔。看到你向我走过来,蹒跚着,四肢明显无力了,你走过的一路,血水一路,我看着你的眼神,心里不好受,你走到房门口,躺下,粗重的呼吸着。我放下电话,去收拾,我哭了,吓哭了,我擦你的身子,摸着你的脑袋,我说,囡囡乖,囡囡不怕,有姐姐在。我哭着说的,用手背抹着泪,我怕极了,怕你出事。我把你的小窝搬到我的房门口,小心翼翼地把你抱进去,陪在你身边,跟你说着话。
妈妈没吃晚饭,回家,拿了毛巾,抱着你,我们去了宠物医院,还好,很近,我们担心你身体吃不消。
给你测体温,你都没什么反应,只是喘着气,呆呆地看着我和妈妈。要是平时,肯定是测不了的,你人来疯的,可我忽然的,很想念你上蹿下跳的嚣张。
体温正常,医生拨开你的毛,惊讶地说,呀,都黄疸了啊,我一看,皮肤,舌头都黄黄的了,眼白也有些发黄。我不太明白黄疸是什么意思,但从医生的语气中,我不安了。
血气分析,拍片,B超,给你做全身检查,3个多小时。
医生帮你听心跳,像我们查内科一样,按了按你的腹腔,忽然你呼吸急促了些,医生说,看,这里很明显,它痛了,我心一揪,倏地,你身下汪出血尿,我再次吓哭了。
阳阳好勇敢,抽血的时候真的很勇敢,妈妈摸着你,和你说着话,你看,姐姐就很怕抽血的。
我坐在你旁边,听到医生和护士在嘀咕,血太稀了啊,测不出来了啊,你慢点划,换张卡测,我又忍不住哭了。
医生说,你炎症很厉害,白细胞差不多把红细胞都吃了,血都不好分层了,我只是一个劲的哭,妈妈说,我难受就在候诊室待着吧。
拍片时要侧躺,你很不好受,总要翻身,我心里也不是滋味。
两张片子,我们看不懂,医生指着一个个部位,说,你心脏不好,有些肿大,上边的气管被压迫了,所以你呼吸不顺,你胃胀气的厉害,膀胱里也积了不少尿液。
血析做了很久才出了结果,我在候诊室听到那个护士姐姐一直在打电话问,血太稀该怎么测,我慌的很,我直觉的想,应该是指你的血的事情。因为几个指标测不出,他们又抽了一次你的血,我心疼你,真不想让他们这么折腾,你乖巧地趴着,看着我和妈妈。
医生说,你个个器官其实都有些毛病了,现在全身黄疸,溶血性贫血,心脏病,右边的肾衰竭了,肝脏功能也开始衰退了,胃胀气,膀胱炎,膀胱里有絮状物,摩擦内壁,导致的损伤出血,最严重最根本的是肠梗阻,诱发了所有的毛病。他说,本来一个个毛病都好治的,但是现在全都爆发了,再加上年龄也大了,手术你根本承受不住,基本上是差不多了,也许就是这几天的事了。
这个结论,像死缓,我脑子里一片空白,妈妈也哭了,只是摸着你哭。
我们不想给你做安乐死,我们舍不得,做不到,你看,你眼神这么无助,你不想死,我们知道的。我哽咽地问医生,你痛不痛,他说,应该不痛,我知道,你还是难受的。
抱着你,我们回家了,阳阳,不怕,我们回家,也许你躺两天,胃不胀气了,身体好了呢,不怕,有我们在,你会好起来的。
喂你喝了点水,帮你盖上毛巾,小窝里的垫子厚厚的,医生说,要给你保暖,你会冷。
我走进自己的房间,头晕,视线忽的了一下,除了哭,除了跟你说话,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。
我们把卧室的门都开着,厕所的灯都开着,睡不安稳,听到你困难的呼吸,我躲在被子里哭,一听到你有声响,我和爸爸都爬起来,到早上5点半为止,你一共上了4次厕所,阳阳好坚强,明明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了,可还是坚持着走进厕所,我摸着你的脑袋,说,阳阳不怕,不怕,尿在客厅也没关系的,有我们在,不怕。

3月18日
妈妈起的早,给你喂了水和酸奶,妈妈说,你已经连舔舌头都快没力气了。
7点,我还在床上,爸爸忽然朝着在阳台上的妈妈说,快过来,它没气了。
我倏地爬起来,衣服也没有披,跑进客厅,眼睛已经模糊了,我胡乱地用手背擦着脸,蹲下身看你。妈妈哭了,说,胡说,看起来不是在睡么。爸爸说,真的,没呼吸了。我拿湿湿地手凑到你的鼻子前,我不相信,真的不相信,看,你分明和以前一样乖巧地睡着了,那么可爱。妈妈梗着声音,真可怜,眼睛都还没闭上。爸爸帮你阖上眼睑,你睡的那么安静,只是再也不会醒过来。
我哭地凶了,眼泪吧嗒吧嗒地落在瓷砖上,我想摸摸你的心跳,可我不敢。
阳阳,你瞧,姐姐真没用,妈妈爸爸早上都看过你了,可姐姐还躺在床上,没来看你最后一眼,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,对不起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,你别讨厌我,别忘了我,好不好。
爸爸想请假,早上把你埋了,我舍不得,哭着着跟爸爸说,晚上吧,等你晚上回来吧。他们帮你盖上报纸,连着小窝一起,我回房间哭了会,又爬起来看你。骗人的,骗人的,怎么会这么快呢,大前天还活蹦乱跳的,骗人的,昨天才见过医生,怎么会呢,怎么可能呢。
妈妈说,别碰了,小心细菌。她的眼睛红红肿肿的,估计我的也差不多。我浑浑噩噩地爬上床,不想起来,起来了不知道要做什么,你还躺在客厅的小窝里,可你不会像平时一样和我们玩耍了,不会围着我们打转,不会聪明地向我们讨零食,连抚摸你,我们也没有这个资格了。
客厅的风声,像极了你打呼的声音,听着听着,我不断地问妈妈,你真的去了么,你那时痛不痛苦。
妈妈抽泣着,做着家务,其实我想让她不要擦那些痕迹,那些属于你的痕迹,属于你的气息,我怕自己有一天会想不起来,心痛地想不起来。
哭了一天,睡了一天,哭累了睡,睡醒了哭。

爸爸下班后向楼下的叔叔借了铁锹和锄头,18点。
我站在阳台上,向下望,楼后的那棵兰花树每年总是枝繁叶茂,花蕊飘香。在树旁,爸爸挖着坑,这么近,就像阳阳没有离开过一样。爸爸把阳阳和小窝一起抱下去的时候,我又忍不住哭了,它在睡觉啊,你看,它只是没有呼吸了,可睡的多熟啊。
埋坑的时候,天全了,我看不清爸爸的身影,只知道兰花树下,父亲埋掉的,是我的世界,我的支撑,我的阳光。
妈妈难过地对我说,再也不会养狗狗了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

尽管阳阳的年纪大了,九年半,已是它生命的三分之二,算是老龄犬了,可你瞧,这么多年,阳阳还是这么可爱,这么调皮,像个长不大的孩子,一点都不像老人,我们一直都把它当作孩子,顽皮又聪慧,善解人意的孩子,意识中,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。忽然的,就这么没了,没有预兆,快的像一场噩梦,感觉就像白发人送发人,不甘心,这种经历生不如死,我不想再经历第二次。

阳阳,谢谢你陪我们走过这九年半的时光,我们真的真的很爱你。
你知道吗,我求过老天折我寿减我福,想让你好起来,可老天爷一定是很喜欢你,喜欢天真活泼又可爱的你,所以还是把你唤了上去。
如果有来世,希望你能依然无忧无虑,幸福快乐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| ホーム |


 BLOG TOP 
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