个人信息

暝汐月

Author:暝汐月
马甲:夜月人形、月月、阿夜、阿月、腐月、废柴月、败家娘、MADAO月、哒月、MikiYumeka、AKIKO......(不断加中......orz)
生日:12.06

鄙人乃纯天然极品废柴,哒到天地动容
对毛茸茸的狗尾巴、猫尾巴和浮捏浮捏的肉垫垫有着近乎执着的热爱
萌物推倒会荣誉会员
伪文学青年一只
长期致力于人类和谐发展和金钱的辨证关系领域【喂】
最近有向社会攻【你没看错字!真的!捂脸】害发展的优秀潜质

联系方式:S星球皇后街第M号
有事请Q我:379045551
MSN:chevalierzero@hotmail.com

我的翻唱主页囧

废柴的废柴音,如上,慎入囧

【主CP】

6927、8059、DH、A3、田花、滨泉、土银、Rai×Konoe、SHIKI×AKIRA、苍红

【最想推倒的声音】

(注意哦,我没写错哦,是声音哦,我没写声优哦,不许看错哦 == 我说真的哦): 宫野真守、樱井孝宏、杉山纪彰、岸尾だいすけ、浪川大辅、松风雅也、铃村健一、神谷浩史、十谷耕史、鸟海浩辅

【最想被这些声音推倒 ̄▽ ̄b】

杉田智和、三木真一郎、井上和彦、中原茂、森川智之、子安武人、小西克幸、中井和哉

【关于那些音乐】

天門/久石让/川静宪次/岩崎琢/菅野洋子/梶浦由记/池赖广/高濑一矢/中泽伴行/折户伸治/麻枝准/户越まごめ/泽野弘之/石元丈晴/田俊郎/ KOKIA/新居邵乃/ぃとぅなこ/Crystal Kay/霜月はゐか/河井英里/坂本真绫/岛宫ぇぃ子/天野月子/ORIGA/RURUTIA/元千岁/YUI/倉木麻衣/浜崎あゆみ/安室奈美惠/Yucca/ANZA/Lia/南里侑香/sNoW/鬼束千寻/Olivia/土屋アンナ/恩雅 /SEAMO/Gackt /姬神/UVERworld/少年カミカゼ/树海/SunSet Swish/redballoon/HIGH and MIGHTY COLOR/Sound Horizon/L'Arc~en~Ciel/abingdon boys school/SPITZ/KYO

留言板


Free shoutbox @ ShoutMix

music

最近の記事

文章分类

最近の评论

月別アーカイブ

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
这个是充满爱的旧博

欢迎参观废柴月的暗历史=v=

No.1

No.2
No.3

自家的LOGO们欢迎链接

here and there

Link

ブログ内検索

RSSフィード

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细数流年

贪恋谁人的温暖,新鲜发酵变为沉沦的催化剂。捻起尘埃,再倔强地扔掉。侧目,臻首,展眉,戏谑,分分合合,执着的,了然的,人生的定义无非是一场色彩繁华的轻喜剧。

明明是过了雨季惆怅的年纪,现在反而更容易哭了,不要问我为毛,反正泪腺发达到我自己都觉得很非凡。
看思君如故的轻喜剧一,连看两遍,看一次哭一次,最后演变为随便翻出里面的任何对话,都受不了那种基调,然后不顾宿舍里剩下的三人,一个劲地哭。
明明看前面的时候还会被痞子气的文笔和色幽默笑到气岔,可到后面,就开始郁闷,开始纠结,然后自己忍不住地喜欢钻进去找虐,真想抽自己丫太变态。

舍友ADA也跟我一行,在电脑前看着看着电影,就旁若无人地放声大哭。

我们都在慢慢长大,却脆弱了谁人心墙。


我满欣赏思君如故的,轻喜剧一的出版是在她二十岁生日前,而看她的文,却觉得这样的女子,成熟地让人倾。她蜕变的是睿智,而我只是堆积岁月。自我唾弃一番,就像感觉世界在不停地碾过齿轮,而我则只能远远地看着深深浅浅的印记,在原地打转。

我和你之间隔着时间。——林懿
林懿的眼泪,只为一个人而流。
那个人,反正不叫党杰。
她爱的,爱她的,就好像程蝶衣的虞姬,已成绝唱。
如果太久不去回忆,我差点会忘记我爱的人是你。——林懿

看思君如故的文,会觉得有庄羽的影子。

圈里圈外里初晓说,谁他妈的会爱她一辈子啊,爱了她一辈子的只有张小北一个人。
那时就觉得一辈子,多廉价啊,短暂的轮回只不过刹那芳华。

爱了林懿一辈子的也只有凌子涵一个人,党杰再爱她,身体还是不小心背叛了。
谁说身和心是可以分开的,党杰的问题换我的立场,我想我就原谅他了,可林懿没有,她说她觉得她舍不得党杰,她说有一些事情,她可以理解,但是她不能接受。

这两人,说穿了,就是贱,一边犯贱一边乐此不疲地互相伤害着。说放的下的,那是骗自己,说放不下的,那是骗别人。

林懿说她最喜欢霸王别姬的那句话,是程蝶衣说:“一辈子是一辈子。差一年,一个月,一天,一个时辰,都不能算‘一辈子’。”
不疯魔不成活,流樱怨呤,醉舞流萤,程蝶衣圆满了戏里戏外的虞姬,苍白只剩段小楼的撕心裂肺叫喊。欲笑还颦,最断人肠,“大王意气尽,贱妾何聊生”,看着戏台上拔剑自刎的程蝶衣,我是深深震撼着的,欣赏他的,双眸氤氲,那一刻仿佛是辗转了谁人的一生,寸断琼枝,唏嘘风化在奈何彼岸。

程蝶衣爱段小楼,一辈子。只是这一辈子,始终却是一个人的一辈子,与两个人无关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<< 【转帖】明天,你会不会也在5米的高处看风景? | ホーム | 对不起,我游戏人生去了(喂喂 >>


コメント

抱住猛拍~
虽然我好久不再看文了,但是高三的时候还是看了好多的= =+
当时很喜欢安妮的文,觉得以前看的文都太露骨。文字还可以这样拼接而成。
后来安妮的书被压在床底。不去想那么多,日子一样过~
相公;u;~!加油呀

>>嗷呜 亲爱哒 俺华丽丽的文荒中囧 华丽丽的矫情了一下下 捂脸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 BLOG TOP 
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